您的位置:主頁 > 文化新聞 > 文化資訊 >

閱文集團羅立出席2016中國創博會高峰論壇

2016-09-27 17:27 本網 我有話說 字號:TT

聚焦IP泛娛樂生態創新 

圖片5.jpg

  9月26日,閱文集團副總裁羅立在2016 中國創業創新博覽會互動娛樂高峰論壇上進行《從IP到泛娛樂生態圈》的主題演講,分享了閱文集團對“IP泛娛樂”的深刻洞察。羅立表示,協同合作是構建IP泛娛樂生態圈的最佳方式,而閱文集團作為IP的源頭方,應秉承生態圈組局者的責任,通過“IP共營合作人制”,以IP為核心,連接起產業上下游,實現共贏,最終形成更為強大的、能夠持續制造出“文化精品”的中國IP產業。

  2016 中國創業創新博覽會于9月25日-27日在內蒙古自治區烏蘭察布市召開。本屆博覽會由新華網主辦、烏蘭察布市人民政府承辦,圍繞“跨界、融合、創新、升級”主題,設置創業創新優秀成果展,并舉辦系列高峰論壇,以推進落實“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國家戰略。

  近幾年來,國家層面已經多次出臺有利于文化產業健康發展的政策,包括“十三五”規劃綱要明確提出,加強文化創新發展,推動文化產業結構優化升級,擴大和引導文化消費。羅立指出,文化產業的發展,離不開IP的泛娛樂開發。而IP為核心,文學、影視、游戲、動漫等相關文化娛樂產業鏈日益交叉,緊密融合。而多元化的IP產業,將撬動萬億級市場規模。而“IP是泛娛樂生態圈的核心,IP的源頭方是最佳生態圈的組局者。”

  會上,圍繞生態模式的創新,羅立提到閱文集團已在文化領域進行布局。目前,IP產業由粗放經營的1.0時代進入“內容連接”的2.0時代,IP價值的挖掘由短線開發走向了長線開發。閱文集團認為,在2.0時代,中國的IP產業發展需借鑒國外的各種成功經驗,建立IP的統一世界觀,并結合自身特點,從文學源頭開啟多線條的產業閉環,形成全產業鏈協同的新生態。

  由此,閱文集團提出“共營合伙人”的核心概念,推出了“IP共營合伙人”模式。以IP為核心,連接作家、平臺、影視、游戲、資本等產業鏈各端,來打造平臺聯動、產業協同的泛娛樂生態鏈。這一模式將是閱文進行IP生產、開發和運營的全新模式。在這種新的生態共營體系中,將實現IP品牌、商業價值最大化,打造IP的“百年老店”。

圖片6.jpg

  作為IP的培育與孵化平臺,閱文集團一直是業界最大的IP輸出源頭,擁有1000萬作品總數、400萬創作者隊伍、覆蓋200余種內容品類。《步步驚心》《致青春》《鬼吹燈》《盜墓筆記》《瑯琊榜》……這些粉絲群體眾多,現象級的文化產品均為閱文的原創IP。

  除了坐擁日新增超萬部的海量作品庫,閱文集團還依托大數據+編輯把關培養的雙重篩選,經由6億粉絲優勝劣汰,不斷養成金牌IP。作為業界規模最大、粘度和付費率最高的IP粉絲聚合運營平臺,閱文集團已經成為產業鏈各環節IP商業開發繞不開的伙伴。羅立表示,閱文集團將繼續在IP的泛娛樂生態圈的建立中步步為營,助力優質IP的培育與孵化,以此推動文化產業的創新發展。

  以下是演講速記:

  羅立:感謝主持人的介紹,我是閱文集團的副總裁羅立,大家可能對我們集團比較陌生,在開始演講之前我先簡單的介紹一下閱文集團,我們公司很新,成立到現在不足兩年,但是我們在整個的數字出版領域已經耕耘了將近14年,過去一直在做什么呢?其實我們是中國最早的做在線付費閱讀的企業,我們這兩年發展的非常迅猛,我們從原來的在線數字出版到現在進入了影視行業,我們在過去14年耕耘在內容領域,從文字一直做到了圖像、聲音。在整個過程中,閱文集團一直掌握的核心資源就是IP,今天我在這邊給各位領導、各位同行講講關于IP的事情。

  我們再看很多人都說這兩年IP很紅,那么IP究竟從哪里來呢? IP是不是很神秘?是不是來得非常深奧呢?其實不是。我們看一下IP的來源到底有哪些?其實從我們角度來說,IP的第一大塊來源是文字,也是我們過去14年一直在做的事情。我們看到上面有幾個非常知名的作品,比如說《尋龍決》、《余罪》、《何以笙簫默》,非常驕傲的說這些IP基本上都是來自于閱文集團。

  可以看到除了文字以外還有動漫,動漫也會產生非常非常好的IP,這三個IP都是來自于日本,可能年輕一點的會比較熟悉,我今天還想提的是,閱文集團今年還打造了非常棒的動畫片,還有影視,影視也可以創造IP,無論是《無間道》、《泰坦尼克》,從它們上面也可以做非常大的改變;另外相應的電視和周邊產品,這也是IP。還有沒有?還有舞臺劇,最后一個就是大家相對比較陌生的,其實在IP的領域一個很好的形象也是IP,我們看到這樣一個國際知名的IP,它其實從一開始到現在都是沒有故事和內容的,只有這樣一個形象Hello Kitty。

 IP可以為我們帶來什么呢?我們說沒有故事的IP是無法構筑生態圈的,這句話怎么理解?因為我們現在談IP不是談里面的法律的構建,也不是談歸屬權利,而是談IP能給我們文化創意領域帶來什么?我們想帶來更多的其實是下游的收益,是改編成各種文化產品之后給我們帶來的直接的收益,而一個好的IP的核心必須要有一個好故事,如果IP沒有故事,可以想像它的下游會發生什么?我相信它的下游會一事無成。其實今年我們在很多領域都有很多原創的內容出現,但盡管做得認真含量非常高,但最終它的IP下游開發并沒有得到足夠的回報,那是為什么?我們可以總結一個經驗,對于大多數的用戶來說,你的技術好不好他們并不關心,畫面好不好他們關心一點,可能很多的用戶最終關心的是這個故事到底講的怎么樣?而這件事情其實在中國,在今年特別是暑期檔市場得到了充分的證明,一個故事講不好的產品是無法得到用戶的青睞的。

  所以我們基于一個IP故事的核心,我們開設了這樣一個規則,就是IP泛娛樂生態圈的核心,通過IP我們可以打造游戲、影視、音樂、動漫、打造周邊產品,這里我想重點提一下周邊。因為我們知道在北美一部好的電影周邊,它所產生的價值已經遠遠超出了票房,而在中國這一塊是處女地,我們周邊并沒有得到很好的開發,我們相信這一塊在將來一定會得到充分的應用。所以我們閱文集團正在開發現在,布局未來。所以我們做了游戲、動漫、影視,也在積極的圈地備戰周邊的領域。

  說到這里我們今年推出了一個全新的模式,作為一個IP的源頭方,我們是最佳的生態圈組織者,這句話怎么講呢?其實就是要跟我們推出的“IP共營合伙人”規則是有關系的,因為在過去的14年我們發現一件事情,在2010年以前IP的源頭方在下游生態中不受重視,當時我們賣了很多IP,可是在下游開放的時候,不管是我們還是作家,卻全部被排除在開發之外。以前影視劇出來有好有壞,但一旦影視劇被吐槽的時候就是內容不好看,今年暑期檔也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最終我們總結,只有當原始的IP方進入到內容創造領域的時候,才能真正把故事的精髓在下游開發的時候全部保存下來。所以如果我們要打造一個下游完整產業鏈的話,如果要把影視、游戲、動漫以及周邊整合在一起,好好的開發IP的話,那么誰有權力組織這個局呢?影視方行不行?它可能不行,動漫方行不行?它更沒有。為什么?因為我們知道一個IP對應的絕對不是眼前的利益,它是一個長達十幾年的開發的環節,我們想國內的例子很難找,但如果在北美十年以上的電視劇比比皆是,如果你只是拿了一個三年改編權的話怎么能期待這個電視有十年以上的開發計劃呢?所以只有IP源頭方才能站出來說可以讓中國IP下游的開發時長以及其中的內容,跟大家組建一個完整的產業鏈格局,我們把這個IP好好的開發下去,把這個世界觀好好的開發下去,這也是我們提出這樣一個商業邏輯原因。

  當然在這里我們看到一個案例,就是我們做的《擇天記》案例,因為我們在這個項目上基本上是遵循這個原則開發的,我們在2013年的時候做了《擇天記》的發布會,我們要打造一個全產業鏈開發閉環,在此以后我們開發了動畫,聯合了游戲廠商開發了游戲,也和騰訊影業聯合出品《擇天記》電視劇,當然我們也在跟幾家大的電影機構洽談開發《擇天記》的電影。正是這樣一系列的打造,《擇天記》已經成為了全國最知名的IP,而且也創造了一個紀錄,什么紀錄呢?是因為我們原來在參與的時候,都是十年前,過去的IP都是十年的老IP,我們說只有時間才能沉淀出知名的IP,這是過去的經驗。那么到了現在一個文化產業大爆發的時代,我們發現通過我們產業圈的打造,其實我們不用十年,用兩三年就可以打造一個知名IP了,這也是這個時代給我們的一個機遇。

  我們同時在今年的6月份還提出了一個全新的概念,就是我剛才提到的IP共營合伙人,這個概念提出來以后,整個泛娛樂的文化圈都非常的有意思,他們紛紛跟我打電話問什么是IP共營合伙人?你們打算怎么構建合伙人?我今天也會向各位領導和同行簡單的介紹。

  我們剛才也提到說關于IP在過去的種種弱點,其實我們在2013年也想過另外一個形式,說如果我們在合作的時候,通過法律的合同,通過各種各樣的條款,能不能跟下游捆綁的更加緊密呢?通過三年的運營,我們發現這種方式依然并不靠譜?為什么,每一個下游方都很愿意和我們合作,因為我們有非常好、非常大的超級IP,但如果你要把他們捆在一起,進行相互的協作就會碰到麻煩了。因為現在資本非常熱,沒有一家公司說會給你三年時間慢慢發展,所以每一個領域動對自己發展的環節非常看重,當你協調他們的時候就會碰到非常現實的問題,他們都會說,對不起,我們非常看好你的概念,但是我們的開發節奏實在趕不上,所以你還是讓我們的產品先上線吧。那我們還能說什么呢?所以很多很好的合作都只能胎死腹中。后來我們想到了一個更好的方案,如果想和我們合作就必須按我們規定的開發節奏,不管是影視、游戲或者其他的下游領域,都必須按照我們的節奏每一環一環的做,因為在這個環節,我認為安全開發是一非常重要的,你把事情做好了對于下游這樣一個領域來說獲得的利益會更大。

  我們再想象一下從上游自文字到下游的動漫到最后的東西,其實是喇叭口的概念,因為每一個環節帶來的收益都比上一個環節會大很多,所以只有當你把這個環節做好的時候,下游才能獲得真正的利益。而我們通過IP共營合伙人就是把大家的利益捆綁在一起,所有的項目大家一起參與,共同獲利,使得整個IP順利的進行。

  這就是我們提出的全新的運營理念IP共營合伙人,共同聯動,協調組織。

  介紹到現在我基本上把閱文集團向大家介紹了,也把我們的理念跟大家介紹了。今天很榮幸我被邀請到來參加這樣的會議,我相信現在做文創行業的時候,政策很重要,我們要對未來的預估也很重要,對于我們來說,當地的人才也非常重要。

  就在我剛才說的IP領域,我認為在中國能把IP開發好的人真的很不多,在下游需要更多有能力的骨干,哪里能夠提供更多的人才呢?我相信再加上其他更好的政策,這些地方是類似像我們這樣的文創企業更愿意的地方,我們在蘇州、杭州、深圳有分布。當然我們更愿意尋找更利于自身發展的地方。

  在今天我預祝未來烏蘭察布市這樣一個地方整個文創產業能獲得成功,也希望閱文集團能夠在這里找到我們的未來和方向,謝謝大家。


責任編輯:華夏文化網

相關新聞
多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