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頁 > 文化新聞 > 文化資訊 >

溫瑞安深陷"代理門",正尋求法律途徑解決糾紛

2018-12-19 12:16 澎湃新聞 百家號 我有話說 字號:TT

  近些年來,知名文學IP版權紛爭問題層出不窮。除了內容抄襲、侵犯著作權等問題,因為IP的轉化涉及影視、游戲多個行業以及多方面的合作,如果IP自身管理疏忽,遇到代理越權等情況,就會給作者帶來無窮無盡的煩惱。

  著名武俠作家溫瑞安近日稱,他將自己的《四大名捕》《神州奇俠》和《說英雄誰是英雄》三部作品以三元錢的價格授權霍爾果斯奇俠影業有限公司全權代理,原本希冀幫助有志向的年輕人王律之造就一番事業,卻未曾想不僅耽誤了IP開發進程,還造成了自己名譽的損失。目前溫瑞安正聯合其他相關公司一起,訴諸法律程序來維護自己的權益。近期澎湃新聞記者同溫瑞安進行了面對面的采訪,由他親自述說自己的遭遇,希望警醒更多的IP擁有者:慎重授權代理,以避免不必要的經濟損失和名譽傷害。也希望能夠通過自己的講述,為合作伙伴討個公道。下文內容主要來自溫瑞安和相關人員口述。

  從“藍標”到奇俠影業

  事情要從兩年前說起。2016年6月,溫瑞安在上海與南海影業因《逆水寒》手游開發會面時,南海影業的總裁曹多然向溫引薦了王律之,后者自稱為藍色光標的合伙人,非常看好溫的作品,希望從影視方面進行打造。而另一位同樣自稱藍色光標華東區總裁的浦曉江,以王律之上級的身份也參與到版權代理的簽約和運營當中。

溫瑞安

  據溫所述,當時王律之稱自己為奧巴馬時期農業部長的弟子、南京現政府高官的千金,并稱自己是溫迷,特別喜歡和欣賞他的作品,自己對好萊塢的影視運作也非常熟悉,希望能夠借溫公之力發展一番事業,即開發運營溫瑞安IP,并積極推廣溫派的武俠精神。

  但因藍色光標是公關平臺,不能涉及影視產業,所以溫需要同王律之所謂的藍色光標旗下的藍智投資進行簽約。謹慎起見,溫在簽約之前也曾到訪藍智投資北京總部及上海華東總部,會面多位領導高層,并擬定四方聯營方式。藍智投資的辦公地點同藍色光標在同一幢大樓中,更加深了溫對這兩家公司有關聯的印象。

  據溫身邊的工作人員猜測,浦曉江和王律之可能故意把自己的公司開在藍色光標華東總部的大樓里。他們記得當時隨溫去會面,辦公室門口并沒有藍智投資的招牌,并且會面的另一方遞出的名片全部都是藍標的。但后來簽約時,溫發現合同的乙方并不是藍標而是藍智,王律之告訴溫,這兩家公司是子公司和母公司的關系云云。

  從網絡的公開資料來看,藍智投資即上海藍智投資管理合伙企業,法定代表人為上海上智管理咨詢有限公司,浦曉江和王律之都是藍智投資的股東。后來溫發現藍智和藍標并沒有任何關系,而浦曉江藍色光標華東分部總裁的身份也早已是過去時。

霍爾果斯奇俠影業有限公司相關信息

  后因藍智投資為咨詢公司,依然不能投資影視行業,于是溫又與霍爾果斯奇俠影業有限公司簽訂代理授權合同。奇俠影業的大股東是藍智投資,而其余兩位股東中有一位是王律之的母親。因溫有一部作品名為《神州奇俠》,因此接觸王律之和浦曉江的投資方都想當然以為奇俠影業就是溫瑞安名下的公司。溫當時并沒有想到,就是這家奇俠影業此后給他帶來了很多麻煩。

  代理謊稱被托孤

  據溫所述,自稱對影視運作十分熟悉的王律之其實并沒有什么影視資源,卻鬼使神差地通過溫派結識了不少影視資源。溫瑞安妻子劉靜飛告訴澎湃新聞記者,王律之最開始對影視是一竅不通的,但因為和溫一起出去,接觸到一些制片人,加之其他的途徑,了解到IP轉化的利潤空間很大,那時可能就產生了越權和欺騙的想法。

  奇俠影業和次元文化的合作就是這樣的例子。為了商討《逆水寒》電視劇的拍攝,溫囑托自己的助手梁先生與何小姐同次元文化的股東之一蔣翊見面。據溫的說法,王律之堅持要求同去,他無法拒絕便同意她的要求。而據蔣翊向澎湃新聞記者所述,他見王律之與同梁先生、何小姐一起,便認為王是溫的重要助手之一。結果王律之結識蔣翊后,便告訴他梁先生和何小姐普通話講得不好,也不了解大陸的情況,只能負責溫的起居生活事宜,并且脾氣很壞,會拍桌罵人。這些描述讓蔣翊對梁先生與何小姐產生了嫌隙,接下來的合作便主要與王律之對接。

  據蔣翊所述,王律之后來談成的影視項目都是他介紹的資源,王卻以此向溫邀功。后來當溫發現王律之的欺騙行為,與蔣翊見面后,才知道其中的原委,包括蔣翊曾委托奇俠影業贈與溫一尊鐘馗像,而后者卻告訴溫這尊像是由他們贈與的。

  不僅如此,王律之先將《逆水寒》的影視版權出售給蔣翊,接受了蔣翊的300萬預付金后,一方面告訴溫,蔣并沒有交付定金,而稱這300萬是王律之母親墊付的;另一方面向蔣提出很多苛刻要求,并謊稱都是溫之意。一而再,再而三,王律之因此向溫提出另尋買家,又向蔣提出溫還是不能滿意,要解除合約并賠付違約金。而溫瑞安和蔣翊所不知道的是,在這期間王律之在他們背后計劃以更高的價格將《逆水寒》的影視版權出售給別家。

  據溫所述,王律之作為代理與其他公司商談版權轉讓時,曾用各種方法阻撓擾溫同他們的會面,并轉而告知溫書的版權沒有什么市場,只能依靠奇俠影業的推薦,是他們炒紅了溫書。還稱合作方要么是財大氣粗的老板,要么是軍人,只懂得拍電影,并不尊重作家本身,以此打消溫公同他們會面的念頭。

  早在2017年3月,溫輕度中風,曾吐血。正好浦曉江前來詢問溫年前的狀況,溫并沒有三思便把吐血的照片發給他,卻不曾想浦將這張照片發送至很多人,并謊稱溫當時已奄奄一息,已將所有事宜都交給奇俠影業代辦,并且將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也托付給他。王律之也對外宣稱自己是溫的關門弟子云云。

  對此,浦曉江向澎湃新聞記者表示:首先,他并未將溫瑞安不適的照片轉發出去。其次,他并未向他人表示溫瑞安托孤給他,而只是說溫瑞安將《四大名捕》版權“托孤”一般交給奇俠影業,期待他們做出一番事業。

  另外,奇俠影業授權東陽奇樹有魚文化傳媒有限公司改編拍攝《四大名捕》網絡電影,目前已經完成兩部的拍攝和制作,但劇本內容卻從未交溫本人審閱,奇樹有魚只得到了奇俠影業對劇本的認可。但溫表示,作者的終審權在授權協議里被明確約定,屬于合同至關重要之根本性條款。奇俠影業也曾多次保證,要以尊重原著人溫瑞安的作品為宗旨,所有影視開發的劇本都要經過原著作者溫瑞安最終審定才可以拍攝。

  除以上所述,溫在同奇俠影業合作期間,還有一系列事情讓他不舒服。一事發生在2018年4月,溫赴昆山杜克大學演講,活動結束后有向讀者開放的簽書環節。溫告訴澎湃新聞記者,在他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奇俠影業作為現場的工作人員,要求讀者必須現場買書才能獲得簽名。

昆山杜克大學溫簽名現場

  據溫的敘述,現場有小孩子,也有老人,他們為了簽名排隊等候許久,卻沒想到主辦方有如此不合理的要求。溫表示,在他在以往的簽書活動中,從未提出這樣的要求,而此次奇俠影業在他毫不知情采用這種不尊重讀者的處理方式,讓他極度憤怒。講述這件事時,溫不禁流下來眼淚。

  兩年后才發現代理越權

  溫和奇俠影業的授權代理合同后續又有加簽,在加簽的過程中,溫提出IP的影視轉化應該是三方的合同:作為影視制作方的奇樹有魚、作為代理的奇俠影業和IP的擁有者溫瑞安。但是王律之和浦曉江試圖拒絕溫的提議,堅持奇俠影業作為甲方來簽約。也就是說IP所獲得的收益,先由奇俠影業獲得,再按一定的比例分給溫。除此之外,包括一些衍生文創品的開發,奇俠影業也要求擁有一定的股份。加之一些合作方表示,為何奇俠影在談合作的時候只在乎利益分配,卻對內容制作方面只字不提。這一切并不合理的要求和現象讓溫開始懷疑王律之和浦曉江的動機,并開始展開一系列的調查,這已是2018年6月的事情。

  2018年6月11日,溫在其微博“自成一派溫瑞安”發布了一篇題為《溫瑞安嚴正聲明》的文章,細數了奇俠影業的種種欺騙行為,同時澄清了自己同奇俠影業并無實質上的所有權問題:“代理方可能在我本人不知情下,對意圖合作、開發、投資、授權方產生以為或者誤會我是該公司(奇俠影業)大股東、老板、任職高層的誤解。因此,我在這兒作出嚴正聲明:我本人,溫瑞安,跟奇俠影業(霍爾果斯注冊)完全沒有任何關系,既不是股東,更非老板,更不是顧問;連一個名銜職務也無,他們只是交我三元錢人民幣委托三個IP(另一個涉及其他方式)洽商開發的代理公司而已。”  

  蔣翊告訴澎湃新聞記者,他是在看到溫發布的這條微博后才發現自己也被奇俠影業欺騙了,立馬同溫本人聯系,雙方通氣后,才發現奇俠影業在合作期間既搶了蔣翊的功勞,同時又以溫的名義對蔣翊提出的很多不合理要求,為的是拖延和轉售版權。

  更有意思的是,經過溫和蔣翊的調查,他們發現那個在美國有傳奇經歷的王律之,事實上從未有過出境記錄。

  2018年7月23日,溫瑞安在微博上發布了《致霍爾果斯奇俠影業有限公司公告解約書》,以《四大名捕》網絡電影的劇本內容未經作者本人審閱的緣由,公告解除與霍爾果斯奇俠影業有限公司于2017年7月11日簽訂的《<獨家合作協議>之<四大名捕>全系列作品網絡視聽作品改編開發許可協議》,并收回全部授權許可。

 

微博截圖

  據法律專業人士稱,根據合同法,如果違約方根本違約,守約方可以發函解除合同。違約方對解除合同有異議的,可以在3個月內訴之法院,由法院來確認合同是否解除。

  目前溫瑞安已在北京、上海、深圳多處展開對奇俠影業的訴訟。


責任編輯:華夏文化網

相關新聞
多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