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頁 > 文化新聞 > 文化資訊 >

兩會,范穩:文學名著進校園,作家來做解讀人

2019-03-11 08:10 未知 我有話說 字號:TT

  央廣網北京3月5日消息(記者 于丹)楊先生是一名初一孩子的家長,他很重視孩子的閱讀,很早就給孩子購買了各種經典名著,但令楊先生困惑的是,對于這些名著,孩子的興趣并不大,只是偶爾翻一翻,真正的長時間閱讀很難進行,怎樣才能讓孩子對古今中外的文學名著更加有興趣?

  楊先生的困惑在家長中很有普遍性,青少年閱讀是全民閱讀的根基,是全民閱讀的起點和基礎,在全民閱讀運行了12年之后,青少年的閱讀能力和寫作能力是否由此得到了真正的提升?為此,全國政協委員、著名作家范穩做了相關的調查。

范穩委員(右)接受記者于丹(左)采訪

  范穩:2018年國家新課標對閱讀方面的要求,比過去大大加強。我在調研中問了一些中學老師,他們說現在可以感受到國家是自上而下在推進這一工作,我們的教育要做改革,比如說高考的出題方式和模式跟過去不一樣,要求學生掌握的不是那種死記硬背的考試模式,而是一種靈活的、視野很開闊的、需要通過大量的閱讀才能做這道題的考試模式,這樣就要學生去讀書,去讀大量的中外名著。

  我看他們開的書單也都很全面,甚至比當年我們上中文系開的書單還全,古今中外都在里面。但是根據我的調研,在一些地方、一些中學,實際上現在還是應試教育那一套,還是在不斷的刷題。

  多年來,全國各地的學校紛紛打造“書香校園”,建設圖書館,開設閱讀課,并對學生有閱讀要求,但范穩在調查中發現,有些學校的閱讀訓練流于形式,甚至被完全忽略。

  范穩:讀書,雖然每個學校都有規定,比如說每周五下午作為閱讀課,但是實際上這些課都被占用了,被其它應試教育的課程占用了。

  對于學生來說,老師要求這個月讀完《三國演義》,或者說這個學期要讀完《紅樓夢》,但是實際上誰也沒去讀,很少有人去讀。要交作業了,許多學生晚上隨便去下載一篇讀書筆記就對付老師了。這樣下來,學生的閱讀能力、寫作能力和鑒賞能力都沒有得到相應的訓練。

  在調查中,范穩還發現,小學生的課外書籍閱讀量多于初中生,初中生的又多于高中生。高中時期,作為一個人人生價值觀確立的關鍵時期卻因疲于應試而無法進行大量閱讀。面對此種狀況,范穩對學生們人文素養的培育表示了極大的擔憂。

  范穩:世界名著、中華文化傳統經典、紅色經典,這些書你不讀,可能很多世界歷史不知道,很多中國優秀的傳統歷史不知道。不讀《論語》《史記》《紅樓夢》,你怎么知道我們的傳統文化、我們國家的幾千年的燦爛的文明?

  為此,范穩委員今年的提案是《切實落實文學名著進校園,全面提升中學生人文素質》,一本名著讀起來可能晦澀難懂,那么還有沒有其它更容易的打開方式?

  范穩:作家進校園,比如作家跟學生解讀一部名著,作家的解釋可能和他的老師解釋不一樣;這種差異性,可能會打開學生的思路;同時,作家進校園可能會給學生一個示范性的作用,有些孩子會好奇作家是怎么樣練成的。

  呂文英是北京市和平里第四小學的語文老師,去年著名作家梁曉聲進到學校為孩子們上了一堂作文課,妙趣橫生的寫作課不僅打開了孩子們的寫作思路,甚至對語文老師的講課都有了新的啟發。

  呂文英:那天梁老師上課,引導孩子們大膽的去想象,放手去寫作,而且讓孩子們自主選擇作文題寫作,而不是拘泥教材給的題目,孩子們一聽特別興奮,也讓我們老師打開了思路,把學習的主動權交給孩子,寫自己真正想寫的東西。

  作家的文學素養讓他們對于閱讀和寫作有著更為深刻的理解,他們進入校園無疑會為孩子們帶來文學的春風。梁曉聲走進校園只是作家的一次個體行為,作為云南省作家協會副主席的范穩提出由各級作家協會牽頭,組織作家進校園活動。

  范穩:過去我們作家協會,更多的是為作家服務,現在的要求是,要面向社會,面向基層,服務民眾。進校園,我覺得我們可以做得更多。

  過去的12年間,全民閱讀取得了突出成績。從國家層面來看,全民閱讀已經成為國家戰略。從地方政府層面來看,許多地方已經將全民閱讀工作納入到經濟社會發展的總體規劃方案中。如何推動全民閱讀成為社會風尚,如何引導青少年養成自覺閱讀的好習慣,還需要社會各方更多的努力。

責任編輯:華夏文化網

相關新聞
多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