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頁 > 文化新聞 > 文化資訊 >

'全民k歌'探討數字工具如何影響社會交往和文化

2019-07-15 17:49 中國經濟網 我有話說 字號:TT

  獨龍族青年喜歡錄制上傳自己民族的歌曲,傳播快要消失的民族文化;退休教師每天拿著4部手機,因為唱歌還治好了靜脈曲張;為了達到更好的音效,用戶們嘗試各種奇怪方法,比如在馬桶水箱前唱歌……有著數億用戶的全民k歌,一款融合了音樂+社交的軟件,正在融入并改變著人們的日常生活和社會文化。

  7月14日下午,在云南昆明的“U40文化產業暑期工作營”上,云南大學、科廷大學、全民k歌、騰訊社會研究中心共同主辦了一場“全民k歌課題研討會”,發布了“全民k歌研究課題”的階段性成果。

  

  圖為全民k歌課題研討會-圓桌論壇

  “U40文化產業暑期工作營”是針對40歲以下文化產業青年學者的公益性培訓項目,今年接受國家藝術基金資助,由云南大學主辦,中國社科院中國文化研究中心和騰訊社會研究中心聯合主辦。

  全面k歌研究課題由騰訊社會研究中心與云南大學新聞學院共同發起,希望通過課題研究的方式探討數字工具與在地文化的關系,發揮互聯網平臺的技術和連接力量,激發用戶的文化創造力,推動數字文化產業發展。

  云南大學新聞學院教授孫信茹是全民k歌課題的總負責人,帶領她的研究團隊歷時6個月,對全民k歌用戶進行了線上線下深度調研,最終找出了110位普通用戶和全民k歌的故事,再以媒介人類學的角度去梳理分析這款音樂+社交軟件對個體和群體的影響改變,得到了一些初步研究成果。

  孫信茹及其團隊的初步研究成果顯示,全民k歌對于普通用戶的影響體現在三個方面:日常社交,傳承民族文化,激發文化創造力。

  全民K歌是一個“盼頭兒”

  “唱歌本質上是一種社交行為。”騰訊音樂娛樂集團社區產品部副總經理、全民k歌負責人計鳴鐘說,全民k歌的初衷,就是給用戶提供那個類似唱歌的服務,讓用戶在唱歌的基礎上獲得更多社交。孫信茹團隊調研的用戶中,無論青年人還是中老年人,喜歡在全民k歌唱歌的原因,是因為可以借助音樂表達喜怒哀樂,上傳歌曲還能得到其他用戶的評價和互動,新增新朋友。

  王東林博士的母親是一位退休教師,她學會用全民k歌之后,最多買了4個手機用來“搶麥”,在全民k歌上結識了一批新朋友。“她腿部靜脈曲張多年,一位歌友是知名的專家醫生,親自幫她做手術。我們都說,是全民k歌治好了她的病。她自己說,全民k歌是一個盼頭兒。” 王東林博士表示。

  計鳴鐘也注意到,中老年用戶對于互聯網的使用需求其實比想象中高,特別是退休人士,他們空閑時間很多,愿意在網上打發時間。如果互聯網產品能夠對中老年用戶更友好,降低使用門檻,就會獲得這部分下沉市場的關注。

  用唱歌傳承民族文化

  云南少數民族多,民族文化豐富,一些用戶使用全民k歌,上傳自己民族的歌曲,助力民族文化的傳承和傳播。孫信茹團隊在獨龍江地區調研,就有幾位年輕的獨龍族歌手,他們堅持使用獨龍族語言唱歌并上傳,表達他們對自身民族文化的理解。一位年輕歌手在3年前上傳了獨龍族歌曲《最美的紋面女》,得到了3.5萬的評論和6000朵鮮花,談到他為何上傳這首歌,小伙子說獨龍族紋面女這個人群是在不斷消失的,他想用一首歌表達對這種民族文化的理解,借助全民k歌平臺傳播。

  還有一位獨龍族女性歌手,經常通過全民k歌來演唱民族歌曲。孫信茹認為,當前大家都認為技術可能讓民族或群體文化越來越趨同,但是她的團隊觀察到,一些新技術的介入不一定是民族文化的災難,“一些少數民族的群體使用這些新技術,來凸顯其文化的民族性和地方性”。

  社區功能激發文化創造力

  對于部分音樂基礎好的用戶來說,全民k歌能夠激發他們的創作熱情,從而生產出更多原創音樂作品。參加研討會的用戶代表“大天使icey”原本是一位鋼琴十級的英語教師,他在使用全民k歌的過程中發現了自己對于流行音樂的熱愛,翻唱歌曲的同時也進行原創,收獲了數百萬的粉絲。這樣的頭部用戶也希望通過平臺獲得一些經濟收益。在綜合考量之后,全民k歌增加了“直播”功能,可以讓明星用戶圍繞他的人氣和粉絲產生一定的商業模式。

  計鳴鐘介紹說,當用戶群龐大起來,全民k歌里就有了各種各樣的社區,比如以音樂風格為紐帶的“家族”,家族社區成員的歌曲會有更多互動和評論,用戶活躍度大大提升。

  孫信茹團隊成員以參與者的身份加入了全民k歌中的“家族”,發現一個強大的家族叫做“中國音樂之聲”,有821名成員,在全民k歌上貢獻了10萬多首作品,還具備了強大的音樂原創能力,他們會關注社會事件并以之為原型創作,比如四川涼山森林大火中幾十名消防員犧牲,這個音樂家族就創作演繹了一系列歌曲來緬懷消防英雄。“他們在不斷創造屬于自己的參與式文化。”孫信茹說。

  專家點評:

  光明日報文化產業研究中心副主任張玉玲:全民k歌這樣的產品需要解決音樂產業未來走形的問題。現在的ugc生產了大量內容,這就是文化生產創造力的爆發。雖然這些內容層次不太高,但我們一定要重視創意的火花。比如全民k歌平臺可以提供定制化音樂,比如婚禮音樂,比如商場音樂。專業人士肯定不會去創作這種音樂,UGC里面就可以把比較好的創意進行提煉,然后去售給需要定制化音樂的群體。把這個層面打開,就會有更多的運用場景和更豐富的場景。平臺應該去連接各種資源,讓它們在這個平臺上進行整合提升,將用戶的創意提升為好的音樂作品,放大音樂產業的價值,放大用戶的價值,放大文化創造力的價值。

  科廷大學人文學部副教授李士林:我們談研究創意經濟的時候,容易只見大樹不見森林,容易聚焦明星企業和流量明星,而忽略了支撐創意體系、維系創意生態的普通用戶和創意者。平臺要作為一個賦能的工具,不僅把自己的生意做好,同時把自己建設成普通用戶展示才藝和個性的舞臺,把整個社會的創意保護好,發揚好。課題研究要真正走到普通人的生活當中,去看他如何與技術互動,這種落地的研究非常有價值。

  云南大學新聞學院教授孫信茹:我們調研的110名用戶都是普通人,沒有明星,沒有特別案例。因為我們試圖通過這樣的觀察去了解技術是如何介入到普通人的生活的邏輯當中。這里面不光是普通用戶參與新技術的過程,也有對技術的創造性用法。

  云南大學新聞學院副教授楊星星:我們把《全民K歌》作為一種平臺和傳播形態來理解,把用戶是作為研究核心來加以考察的。大體上會形成四個維度的觀察:第一個就是用戶個體會形成怎樣的呈現,他對自我是如何理解的;第二個是用戶與用戶之間的個體關系;第三個是群體之間的互動,比如全民k歌里的家族;第四個把它看成一個社區,研究其中的社會交往。

  騰訊社會研究中心總監王曉冰:在數字時代大家都在重新建立關系,有一部分關系是通過線上來完成,有一部分可能是線上跟線下正在發生的互相影響。在任何一個時代,大家渴望建立的是能給自己帶來正向影響的關系。過去互聯網產品都在爭奪用戶的時長,時間一長,但無限占據用戶時間會帶來新的問題,未來對互聯網產品來說,也需要建立在用戶時長之外其他的追求目標和衡量指標。

責任編輯:華夏文化網

相關新聞
多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