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頁 > 文化政策 > 文化產業 >

新媒體和數字藝術仍處于收藏市場邊緣

2019-09-24 08:02 第一財經 我有話說 字號:TT

葛怡婷

  2019影像上海藝術博覽會現場,那些藝術史上留名的作品一如既往地收獲藏家的關注;在大師杰作之外,一批實驗性的展品也引發了觀眾的濃厚興趣。

  從畫廊陣容到特展策劃,與往屆相比,本年度“影像上海”更加強調影像藝術的探索實驗。來自亞、歐、北美地區的千余件展品,除了傳統攝影作品,還有數字藝術、移動影像、錄像、裝置、行為藝術等跨媒介作品,藝術家們利用新技術,反映著我們所處的時代與社會生活。隨著數字與新媒體的發展,攝影藝術的邊界正在不斷拓寬延伸,挑戰人們對攝影市場的理解。

  在新興市場上推出突破性和創新性的作品并非易事。影像藝術博覽會集團總監喬治婭·格里菲斯(Georgia Griffiths)表示,今年“影像上海”的焦點是為那些大膽探索的藝術家提供展示平臺。首次設立“曝光獎”,便是為畫廊與藝術家提供支持,將潛在經濟風險降至最低,幫助他們走進充滿活力的中國市場。今年“曝光獎”頒給了法國藝術家Noémie Goudal,她將裝置和攝影相結合,形成舞臺布景的效果,挑戰人造景觀和自然景觀的界限。

  盡管越來越多的藝術家從事新媒體藝術創作,各類打著新媒體旗號的展覽成為潮流,但藏家和畫廊卻依舊對這類作品望而卻步。一方面,新媒體藝術作品的可復制性一定程度上制約市場發展;另一方面,這類藝術品的保存需要專業團隊協作,每次展出對空間、設備都有較高要求。由于看重“孤本”的價值,私人收藏機構更青睞傳統攝影作品,新媒體和數字藝術在收藏市場仍處于邊緣狀態。

  事實上,許多兼具創意與野心的藝術家們,迫于市場壓力和資金風險而無法實現他們理想中的作品。因此,那些來自于收藏機構的支持,企業委約對于這些年輕藝術家創作生涯而言格外重要。在博覽會期間舉辦的一場對談上,藝術家吳季璁提到,正是得到了諸多機構支持,他才得以開始創作生涯。此次,他的作品“氰山集之六十六”通過尚凱利畫廊展出,這是一次通過藍曬攝影技法創作的實驗作品,他將涂滿感光藥劑的宣紙揉皺,放置于陽光下,記錄紙張的光影明暗,以實驗攝影的技法重新詮釋東方美學中的山水意象。

  盡管數字與新媒體攝影作品不是當下收藏市場的主流,一些公共收藏機構將之作為自身收藏的重點。本屆“影像上海”的收藏家特展展示的是來自英國索爾福德大學的收藏展品。索爾福德地處英國西北部,屬于工業革命的發源地曼徹斯特,如今蛻變成英國的媒體中心,索爾福德大學的藝術收藏從對戰后英國繪畫、版畫的興趣轉而將目光投向當下的世界,近些年以關注中國當代藝術與數碼藝術而在藝術收藏圈享有盛名。它經常與非營利藝術空間合作支持藝術家創作,藝術家可以不受資金和資源限制大膽創作。

  負責此次收藏家特展的獨立策展人郭瑛提到,這一展覽能夠帶領觀眾離開舒適區,思考收藏數碼藝術品的方式,將索爾福德大學的收藏精神傳遞給藏家群體以及公眾,進而引領收藏數字和新媒體藝術的潮流。此次收藏家特展中,多位藝術家聯手創造了數字時代的風景:擁有抽象畫質感的高分辨率衛星圖像復合成像,攝影燈箱的另類美學,基于史上首部全激光掃描技術電影的攝影靜幀,模仿針孔相機拍攝的概念作品等。

  以此次展品之一,藝術家程展緯的作品《窗(第2天)》由黑白照片拼接而成,藝術家通過將酒店房間改造成針孔照相機的方式,記錄隨著城市發展即將消亡的景觀。郭瑛告訴第一財經,整個創作過程非常復雜,英國一家非營利藝術空間Open Eye幫助聯絡了拍攝場地,裝置的搭建需要調動各方資源,作品在藝術中心展出之后最后成為索爾福德大學收藏的一部分。

  據了解,這件作品的每一次展出都需要非常精細的布展過程,它不像看上去那樣簡單釘在墻上,或者加上鏡框就能夠保存。因此這件作品通常不會為收藏家所青睞,一般只有博物館性質的機構才會租借。郭瑛告訴第一財經,索爾福德大學作為公共收藏機構,通常不會過多考慮交易和資源,反而會關注在商業上并不那么受歡迎的作品,關注攝影藝術概念的發展,思考它在整個藝術生態圈中所承擔的角色。他們通常在了解藝術家的創作的基礎上,協調多方資源幫助藝術家們去實現那些無法單獨完成的創意作品,不需要過多擔憂風險和商業價值。

  在郭瑛看來,攝影因其本質屬性在“孤本”方面不及繪畫、雕塑等傳統藝術,但對于年輕收藏家而言,收藏攝影作品是一條相對容易入門并且有潛質的路徑,在中國,藝術收藏正變得越來越流行,很多年輕藝術家不知道如何開始,郭瑛說:“私人收藏首先一定是從個人愛好出發,你對一件作品的喜愛,已經不滿足于它只是掛在美術館的墻上,而是想要帶回家,這就是入門時的考慮,當你開始有收藏經驗想要繼續發展,就要思考自己收藏的個性、定位和角度。”

  索爾福德大學收藏或許能夠給關注新媒體的收藏家提供靈感和可資借鑒的方向,它的收藏個性鮮明,學術背景和專業資源促成它對中國當代藝術和數字新媒體藝術的關注。無論是機構收藏還是私人收藏,都需要明確自己的藏品與他所身處的環境、社會以及時代有怎樣的聯系。在英國利物浦藝術空間OpenEye主管莎拉·費舍(Sarah Fisher)看來,好的收藏能夠反映我們所生活的時代和世界,過去收藏家以這樣的標準收藏藝術品,今天也同樣如此。

  盡管全球視角下,當代藝術市場難免出現階段性的動蕩,喬治婭·格里菲斯向第一財經表示,她對中國攝影市場的未來很有信心:“中國攝影市場將會持續擴大當中,過去六年,攝影博物館次第興起,專注攝影的畫廊、藝術機構數量不斷攀升,這一切非常積極地預示著中國攝影市場將會有一個明朗的未來。”

責任編輯:華夏文化網

相關新聞
多說
?